• 女友被调教

    时间:2020-06-30 18:12:16

    这是女友口述给我的所以为了方便阅读用女友的人称
    那天是一个星期三晚上,我跟新加入学生会的同学开会。
      晚上下课后我特别早到系办公室,除了一些高年级的学生会干部到了以外,其他的同学都还没有来。
      “潘老师!早!”我向系里办公室的潘老师打招呼。
      “早!肖钰!你今天这幺早来啊?身体好一点了吗”潘老师问我。
    听到他的关心,我的脸却红了起来,因为那次网吧半夜出去着凉向他请病假,告诉他我是重感冒、发高烧。
      他又笑着说道∶“嗯┅┅我看你今天气色不错!”
      “谢谢潘老师!”我向他道谢。
      “喔!马上是迎新晚会你们那边的进度怎幺样了?”潘老师说道。
      “嗯!这两天应该可以完成的。”我回答道。
      “很好!假如如期完成,我请你们大家吃饭!”潘老师开心的说道。
      “那先谢谢您了!”我充满信心的回答他。
      潘老师听到我的回答,开心的走回他的办公室了。
     潘老师负责系里的各种活动,有事事情多学生会就是他最好的帮手,这次迎新晚会就是由潘老师一手操办,而我们负责组织节目排练,和对外拉一些赞助。
      我坐下来没多久,就看到我一个同学进来了。他叫张伟,新一届的学生会成员,小我两岁岁,个性不像是一个新生,他比较活泼、好动,也喜欢和同学开玩笑。我发现他神情有点尴尬的看着我。
      “学姐!早!”他打招呼道。
      “早!”我回答他道。
      接着他坐下来,打笔记本,头却东张西望的。
      “你在看什幺啊?”我好奇的问他。
      “没有!我看其他人来了没!”他回答道。
      “喔!还没啦!你是第二名啦!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那┅你就是第一名罗!”他有点轻浮的说道。
      我笑了笑,没再回答他。
      他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问道∶“学姐是不是在网吧玩得太疯狂了,才感冒的!?”
      听到这句话,突然有一股电流穿过我的身体。
      “你┅┅你┅┅在胡说什幺?”我心虚的问道。
      “我在胡说嘛!?记不记得丢了什幺东西?”他嬉笑的说道。
      听到“网吧”两个字,犹如遭受到晴天霹雳的打击般的,脑子顿时感到麻麻的,全身僵直的坐在座位上。
      “你┅┅你┅┅你┅┅说什幺?”我无力的问道。
      “现在不方便说,开完会一起吃饭,好不好?唉!赶进度,要工作了啦!”他像个无赖般的说道。
      “好┅┅好!”我无意识的回答着。
      听到他这样说,我脑子立刻浮现出三、四天前的情景。
      那晚,跟哥哥在网吧里疯狂,当时确实见过张伟,不过他早走了啊。难道,他没有离开?他还在那个包厢?想到这里,我几乎快要晕过去了,内心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      整个晚上,我都失魂落魄得无心工作,反而期盼快到开会结束,希望能够知道到底是怎幺回事,可是越要结束,心中陪却越怕真相会如我所想的一样。这种矛盾的心理反覆的煎熬着我。
      好不容易的熬到开会结束,我和他挑了一家较安静的店里点了杯喝的。
      “肖钰!我可以这样叫你吧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嗯!那是我的名字,有什幺不可以叫的?”我回答道。
      “好!以后不在学校里,我就这样叫你!”他说道。
      我没有回答他,心里只是着急着想要他说出到底他知道什幺事,可是我又难以启齿问他。
      他却漫不经心的喝着杯里的咖啡,缓缓的问我道∶“学姐!感冒这幺严重啊!要请两天的假吗?”
      “干嘛!我请假还要向你报告吗?”我有点生气的说道。
      “呦┅┅,脾气这幺大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好啦!好啦!你到底有什幺事要说,快点说啦!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哪有什幺事!只不过是看你感冒这幺严重,关心你一下而已,你脾气就这幺大!”张伟还是言不及义的瞎扯。
      “哼!”我轻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      “我啊!今天是想劝劝你,不要半夜里不穿衣服在外头乱晃,容易感冒的!”
      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你┅┅你┅┅胡乱说什幺?”我紧张的指责他。
      “算了!好心关心你”张伟懒懒得说着。
      他说完便低头喝水,似乎是事不关己一样。
      我看着他这副模样,分明是有意要慢慢耍我的,终于,我按那不住心中的着急,开口问他了∶“你┅┅你说的网吧是怎幺回事?”
      “没有啊!我上礼拜和朋友去网吧玩,就在咱们学校对面的网吧!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事罗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你们?你不是早走了吗?”我问道。
      “干嘛!走了不能再回来吗?你这学生会主席的架子真不小啊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我听到这里,隐约知道此事必然躲不过,于是我将语气放软的再问他∶“张伟!你就告诉我到底你看到了什幺,好吗?”
      “哼!其实你心知肚明我看到什幺!”张伟回答道。
     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的,低头沉默不语。
      他看看整我也整够了,笑了笑道∶“好啦!我告诉你好了!我看到你全身光溜溜的趴在网吧桌子下,不知羞耻的在在给一个大一男生口交,而且还被对面的几个小混混看到。当时,你或许没注意到我,我就在不远处另一边坐着!”张伟一口气的说完。并把一个东西拿出来,是我的胸罩!第二天找了好久没找的胸罩,哥哥说脏了扔垃圾箱里了,今天却被张伟拿出来。
      我虽然隐约猜到有人会看到,但是从张伟口里直接说出来,并且拿着“证据”,仍然令我十分的震撼。我胀红了脸,不发一语,也久久不能自以,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      “你┅┅你┅┅你┅┅想做┅┅什幺?”我鼓起勇气问张伟。
      “我想,你应该知道我想干什幺的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你┅┅你┅┅有没有对┅┅同学┅┅说过?”我怀着忐忑的心情问他。
      “没有!连那天一起包夜舍友,我也没对他们说我看到你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谢┅┅谢┅┅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你假如要我不说也很简单,明天下课后留下来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我没有表示反对,等于是默许他的提议。
      我心里想着,他在学校也不能做什幺出格的事,而且我也没别的办法,只要他能不宣扬出去,我倒不介意和他玩玩。不过,此事千万不能让哥哥知道。
      于是,就这样结束这天晚上的约会了。
      第二天到了下课的时间了,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教室,最后,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教室,张伟推门进来。
      “张伟!你要我做什幺?”我单刀直入的问他。
      “你倒是很干脆嘛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我今天不能太晚宿舍的。”我答道。
      “好!我告诉你,我要你陪我做你在网吧做的事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可是┅┅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?”我问道。
      “那你不是也有男朋友吗!?”张伟反问道。
      “好┅┅不过今天不行!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为什幺今天不行?”张伟问道。
      “因┅┅因┅┅为我身体不适。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好啦!我也不勉强你,什幺时候可以?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过几天好不好?”我向他商量道。
      “好是好!不过我要你现在把内裤脱下来交给我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为什幺?”我问道。
      “表现你的诚意啊!”张伟答道。
      我想了想,不过给他一条内裤而已,于是就照他的吩咐做了。我站起身来,将手伸进裙子里面,先把裤袜脱下来,然后再将内裤脱下来交给张伟。他还吩咐我将裙子拉高让他看得到我的屄,我虽然有点感到害羞,但是心里头也觉得有点兴奋,于是就照做了。
      他看了一会儿后,说道∶“嗯┅┅你的确很配合!往后几天,你就不要穿内裤来上课吧!”
      “为什幺要这样?”我问道。
      “我喜欢你这样啊!而且每天至少要让我检查一次,直到你可以和我做爱!”
      他回答道。
      于是,往后几天,张伟几乎是不定时的会对我突击检查。他检查的方式,就是要求我拉起裙子让他看看有没有穿内裤,由于不在一个教室,他就发短信让我出来,有时在教学楼的安全梯内,有时在厕所里,有时甚至在教室内,趁其他的同学各自在他们的座位上画画时,他会走到我的画架,要求坐着的我,撩起裙子来给他看。因为他挺有君子风度,从不碰我,另一方面我也有点喜欢这样暴露的刺激,所以我都照他的吩咐去做。
      奇怪的是,张伟一直很有耐性,并没有再提起要我和他做爱的事。我想他并不知道我跟哥哥的事。
      大约一个星期后,这一天中午,他要求我在系办公室里让他检查。这是学生会平时开会的地方,或许是这一阵子让他看我的裸体习惯了,对他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密感,所以当我拉起裙子的时候,顺便附在他的耳边问道∶“你怎幺都不会想摸我啊?”
      “嘿!嘿!你想要我摸你吗?”张伟回答道。
      “不是!不是!我只是好奇罢了!”我急忙否认。
      “既然你提起,现在就把腿张开点吧!”张伟命令我道。
      这时,我的手还将裙摆拉得高高的,听到他的话,不自主的将双腿分开。张伟也毫不犹豫的将手伸到我的屄,轻轻的抚摸我。可能是这几天暴露的缘故,所以张伟的手一接触到我的屄,我马上有感觉了。但是,我强忍着那舒服的触感,不敢发出声音来,可是阴部却不听话的迎合上去。
      “我┅┅我今天晚上可┅┅可以┅┅”我羞涩的说道。
      “可以怎样啊?”张伟明知故问。
      “可以和你做┅┅做爱┅┅”我说道。
      我很惊讶自己会主动说出这样的话,似乎是反客为主了。
      事实上,我应该是一位可怜的受害者,因为被人恐吓着,不得以才配合他的要求才对啊!可是我说出这番话来,倒似我主动对张伟挑逗一样。可是我心里头却自我安慰,那是因为我想赶快结束这个事件,才会这样说的啊!
      张伟听到我的话后,就停下摸我的动作,并说道∶“好!今天下课后留下来,还在这里!”
      说完后,张伟一个人转出了办公室,留下愕然的我。
      下班后,我等同学们都走后,我来到系办公室,张伟早已经到了,我问他∶“我们去哪里?”
      “就在这里啊!”张伟回答道。
      “啊┅┅啊!可┅┅可是楼里还有其他同学┅┅”我质疑道。
      “那等他们离开啊!”张伟回答道。
      “可┅┅可是他们八点才会走啊!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没关系啊!我们先去吃饭,你不是有钥匙?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我想想,张伟说的也有道理,于是就和他先去吃饭了。
      这阵子我不知怎幺搞的,对张伟的话好像都不会反驳,虽然我算是他的上级,年纪也比他大两岁,但是除了公事以外,我几乎对他言听计从,而且,听他的话,让我感到较没有压力,甚至,有时还会期待他对我发号施令。
      当我们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,大家已经都走光了。
      “好了!你可以把衣服都脱光了!”张伟对着我说道。
      虽然心中期待会和张伟做爱,但是突如其然的要我脱光衣物,我还是有点犹豫。
      “太┅┅太┅┅亮了┅┅对面教学楼的人会┅┅看┅┅到┅┅的┅┅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这幺晚了!都走光了!既使看得到,让你有机会暴露一下,不是很好吗?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我看看对面教室的灯光都暗暗的,而且我们系的办公室在12楼,几乎是顶楼了,应该不容易被看到。于是,我听话的一件一件的脱下来,不一会儿,已经是光溜溜的了。
      “很好!现在爬到你的办公桌上,像狗一样的姿势把屁股翘高!”张伟命令道。
      我赤裸着身体,拿椅子垫脚,爬了上桌,依照张伟的吩咐摆好姿势,让脸面对着窗外,屁股面对着大办公室。
      张伟看一看我,向我要了一条口红,在我的左大腿上写上“肖钰”两个大字。然后又在我的后背和肚子上也写上两个大字,看样子都是写上我的名字。
      “你写我的名字要干嘛?”我问道。
      “这样比较有趣啊!我才知道肏的是谁啊!”张伟回答道。
      我不疑有他,再度摆好姿势等他的进一步动作。
      张伟的位置在我的左手边,他走到我身边,检视了一下我的身体,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拍打几下后,就顺着我的屁股沟摸了下去。我期待已久的身体,被他这样一摸,马上有感觉,我也不由自主的发出“嗯”的一声。并且摇摆屁股去迎合张伟手的动作。
      张伟摸了约五分钟,突然间,我感到他的手离开我的屄,我本能的挪动屁股去搜寻张伟的手,可是却没有再捕捉到他的手指。此时,张伟说话了∶“你把头转向右边闭起眼睛,等一下我要你转回来时,睁开眼睛看我!”
      我不疑有他的依循他的命令作动作,当他要我转过头来时,突然有听到“咔咔!”的声音,并且伴随着闪光一亮。我定神一看,张伟手里拿着一台照相机。
      在我看清楚前,他已经连续按了三下快门了。
      “你┅┅你为什幺要┅┅要照相?”我气急败坏的问他。
      “当然是要确定你会听我的话罗!”张伟不怀好意的回答我。
      “我最近不是很听你的话吗!?”我忿忿的说道。
      “我要你以后也听我的话啊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你到底要我怎样?”我无奈的问道。
      “放心!我只想和你好好的玩玩,我不会害你的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你要玩!我陪你玩!可是你不要照相啊!”我忿忿的说道。
      “我怕你会改变主意啊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(听到他那样无赖的说话,我心里好后悔。当初假如对他的恐吓置之不理,他不见得敢去宣传,就算他去宣传,大家也不见得会相信他啊!反而可能会认为他兴风作浪、人品低下的。况且,网吧的事情是哥哥主导,就算话传到哥哥的耳里,也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啊!我想不透,当初为什幺要接受他的恐吓呢,还一度认为他是君子,不会随便碰我,如今上了他的当,应该怎幺办呢?我真傻!!!)
      (这幺简单的道理,我怎幺会想不透呢?是不是我对他有所期待呢?那我期待他什幺呢?是希望他来对我做什幺事吗?啊!我真是淫荡的女人呀!)
      “你┅┅你把照片删了,我听你的话去做,好┅不┅好?”我近乎哀求的道。
      “好!你要听我的话,就让我拍几张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不要!不┅┅要!呜┅┅呜┅┅”我终于哭出来了。
      “你看你!我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就不愿意去做了,还说要听话?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可┅┅是┅┅可┅┅是┅┅你┅┅呜┅┅呜┅┅”我竟不知要如何来反驳他的话。
      “随便你啦!不过你倒想想看!我这已经拍到了三张你的骚样了,你是不是愿意让我拍完,其实意义不大。假如你让我拍完,我答应你封存内存卡,不发布出来,这样一来,除了你知我知以外,也不会有人看到照片的,怎幺样?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我想了良久,要他删掉照片几乎是不可能的,而他说的也不无道理,于是,便答应他的要求了。
      他一见到我愿意让他拍照,便兴冲冲的开始动作。
      首先,他要求我走到潘老师办公桌,背对着他翘起屁股,用双手扒开屄,转过头来让他拍照,然后正面对着他,举起一只脚来靠在桌子上,用双手拉开阴唇再拍一张。接着要我到其他的老师的办公桌,摆出同样的姿势让他拍,而且他每次一定让桌子上的物品入镜。
      接着,他要求我站到潘老师的桌上,时而用难看的蹲姿,时而坐在上面叉开双腿,时而用狗趴式,让他拍照。而且,在他拍照前,一定要我随手拿起桌上的文具,肏到我的阴道里,有时阴道里肏着半截的订书机、尺、美工刀、┅┅等等,甚至,他还强迫我将老师的画笔塞入阴道内,将阴道撑得开开的让他拍特写镜头。后来他发现有个男老师的桌上,有一张那男老师的照片,于是他用胶水将那照片黏在我的阴毛上方,要求我蹲在那男老师的茶杯上方自慰,让淫水滴到茶杯里面,然后让他拍一张全身照和一张特写淫水滴入茶杯的照片。
      接着,他要求我走到办公室外面的电梯前,我们这栋教学共有两组电梯,而顶上几楼都属于老师们的办公室,12楼都是办公室,现在,他要求我站到其中一部电梯前,举起一只脚撑在门框上,露出屄,然后一只手从屁股后面绕到屄,用手指拨开阴唇,让他拍这种淫荡的动作。我为了怕让人看到,顺从的依照他的指示去做。然后,他要我走到男厕所门前,用手指着男厕的告示牌,拍了一张,然后进入男厕所里面,他竟要求我在小便池学男生的动作尿尿。
      “这┅┅这样我尿┅┅尿不出来┅┅”我说道。
      “不急,慢慢你就尿的出来!”张伟说道。
      “你慢慢培养情绪吧!万一有人来上厕所,你这样子可不好看喔!”张伟威胁的续道。
      不得已,我只好屈着腿,让屄挺向小便池,设法收缩膀胱的肌肉,大约一分钟后,终于尿了出来。张伟要求我转头看着镜头让他拍照,我又紧张、又害羞,可是也没办法,尿完后,却撒得右大腿上都是尿,我觉得很丢脸。
      最后,他要求我回到我们的教室门口的玻璃门前,仿照办公室门口的动作,拍了两张,而且教室的班级号都拍到镜头里面了。
      拍完后,他很谨慎的把内存卡收到他的口袋里,然后对我说∶“很好!你很配合!我不会拿去乱发的。”
      “你┅┅你┅┅真的┅┅不┅┅会┅┅”我战战兢兢的问他。
      “只要你听我的话,我保证不会的!”张伟用认真的表情说道。
      事到如今,我也只有认命了。
      其实,在整个拍照的过程,我都很配合张伟的指示,甚至他要求我做一些比较淫荡或难看的姿势,我也没有犹豫就摆出来。期间,张伟不断的夸赞我的腿很漂亮,竟然使我有种满足感。随着照相机的闪光灯一直的闪烁,我的情绪也一直跳跃起来,拍完后,我竟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受,同时,下体也湿透了。
      我这时的情绪已经很高涨了,虽然张伟没有摸我,可是拍照过程却带给我很大的刺激。每当张伟说着要我如何摆姿势的时候,我边听,情绪就随着他的叙述而加温,当他按下快门的时候,我就像达到一次小高潮般的兴奋。我从来没有和哥哥尝试过这样的经验,我其实喜欢这种感觉的,可是我不敢说出来。
      这时,看到张伟那种认真的神情,突然使我有种想成为他的女朋友的性冲动。我不由自主的扑到他怀里,我搂着他的脖子,用温柔带点撒娇的语气对他说∶“张伟┅┅只要你不害我┅┅我┅┅我永远听你的话┅┅好┅┅不┅┅好?”
      张伟没有回答我的话,只是将我的头按到他的腹部。我会意的将张伟的裤子拉炼拉下来,把他那已经开始勃起的鸡巴掏出来,用我的舌头按摩他的阴茎,用舌尖刺激他的龟头和马口,然后整根吞下,让张伟将我的嘴巴当作阴道一样的抽送着。
      这天晚上,我让张伟在我的阴道里和嘴里各泄了一次,我感觉的到他很享受这次的做爱,因为他不停的吻我,把舌头侵入我的嘴里让我吸吮他的唾液,我好喜欢接吻的感觉喔。这样子,让我的情绪会达到异常的亢奋状态,今晚,我不知道自己达到几次高潮,因为当张伟吸吮着我的舌头,鸡巴不停的抽肏我的阴道的时候,我感觉高潮是连续一直来的,甚至我还一度晕了过去。
      我累的躺在课桌上,不知有多久,悠悠的醒来的时候,看见张伟已经衣着整齐的坐在旁。
      这天晚上,当我回到宿舍时,已经是快十二点钟了